免费法律咨询热线:139-1865-6196

要回工程欠款竟要近百年

来源:上海大律师网  作者:admin  时间:2013-03-29 16:19:14

  1997年承建了平背乡中学职工宿舍、学生澡堂等系列工程,总造价104万多元。但自1998年工程交付使用至今,乡里只付了他25万余元,尚欠工程款79万余元,加上后来双方商定的1998至2001年的利息28万余元(其后县里决定停止计算利息),尚欠107万余元。在刘津铭的多番讨要下,平背乡政府2004年7月制订了一个还款计划。令刘津铭哭笑不得的是,按照这个还款计划,不但他这一辈子拿不回这笔钱,恐怕连他孙子也拿不到。因为乡政府如按此计划还清欠款,需要90年时间。

  10月中旬,记者为此来到了安仁县平背乡,在乡中学,我们看到刘津铭承建的职工宿舍等工程早已在使用,都是一些学校必需的普通工程。学校一位负责人谈及此事,也很发愁,因为欠了债,刘津铭曾经也和学校发生过冲突,搞得他们也很不安,希望此事能早日解决,去掉他们一块心病。但学校自己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在乡政府,乡里几位负责同志对欠款一事毫不否认,表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对于如何还清这笔欠款,他们却大吐苦水。他们说,当时之所以搞学校建设,是因为考虑到当时政策规定可以收取教育集资等费用,可用这些钱来付工程款,但后来这些收费都被禁止了,现在乡政府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根本无钱来还清这笔欠款。他们也很同情刘津铭,知道这事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乡政府去年制订了一个还款计划,一年还刘津铭12000元,这还是乡政府从人头办公经费中挤出来的,去年兑现了,今年还只给了5000元,已经很困难了。

  面对记者说起此事,刘津铭这位中年汉子几次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他告诉我们,以前他搞工程,还是赚了点小钱,当时接到乡中学这个工程,他专门向银行和亲戚朋友借了几十万元,全力投入到学校的工程中,但没料到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刘津铭说,七年来,他一直如噩梦缠身,由于乡政府拖欠的金额太大,他无力支付赊欠的材料款和民工工资,更不用说还清向银行和亲戚朋友借的钱。七年来,他再也无力继续从事建筑工作,也没有过一天安心日子,由于他还欠着18万多元民工工资,40多万元材料款,讨欠工资的农民隔三差五地上门,到了过年过节讨债的更是络绎不绝,一到年底,他都被迫携妻带儿外出躲债,不管是银行还是个人,都准备起诉他。他也想过起诉乡政府,但别人都说起诉没用,他只好作罢,只有请求各级政府能够帮他解决问题。

  今年1月4日,安仁县政府下发《关于限期在2005年春节前解决拖欠工程款及全面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通知》的1号文件,通知明确规定:“对已发生拖欠工程款的还款时间不得超过2006年6月底,其中至2004年底清偿率不得低于60%,2005年不得低于85%;对已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建筑施工企业在2005年春节前无条件地兑现所拖欠的全部农民工工资”。文件附件还把他的情况列到了应清欠的表上。对此,刘津铭燃起了一线希望,但乡政府最后还是表示无法解决。而这个文件反而给他带来新的麻烦:工资被拖欠的农民工知道文件精神后,认为刘津铭应该得到了工程款,是他没有兑付给农民工,找刘津铭大吵了一番,任凭刘津铭怎么解释他们也不相信,连他家唯一一辆摩托车也被农民工推走抵了债。

  就此事,我们采访了目前分管全县教育工作的县政府助理调研员、县政府办主任陈冬云,他表示,目前县里还有不少这类欠款,县里对此事已引起了重视,已经建立了义务教育欠款偿还机制,准备从多方面着手筹集资金解决这类问题,但县里也很困难,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采取有效措施,尽力解决拖欠工程款、及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不要让刘津铭百年后才能拿回工程款的事真正发生。

东方大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