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法律咨询热线:139-1865-6196

韦建卓、韦克扬盗窃、抢劫案

来源:上海大律师网  作者:admin  时间: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靖西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建卓,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农民。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5年7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被逮捕。
辩护人覃信发,广西钰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克扬,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农民。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5年7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被逮捕。
辩护人韦德立,广西辉彪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韦佳佳,广西辉彪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虎,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农民。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5年7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被逮捕。
基本案情
被告人韦建卓、韦克扬、韦虎窜到靖西市,为寻求钱财,产生了入户盗窃他人财物的念头。三人购买了开锁工具、催泪喷射器等,共同携带这些作案工具,于2015年6月份在靖西实施了下列行为:
1、2015年6月28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韦克扬、韦虎、韦建卓窜到靖西市新靖镇凤凰路金山一小区250号陆某家前,使用开锁工具打开陆某家门入内盗窃,盗得一台红色联想牌笔记本电脑、两部OPPO手机和300元现金。经鉴定,被盗的电脑、手机价值4298元。破案后,被盗电脑、手机已发还被害人陆某。
2、2015年6月29日凌晨4时许,被告人韦克扬、韦虎、韦建卓窜到靖西市新靖镇南门街34号廖某家,使用开锁工具打开廖某家门入内盗窃,此时廖某从外面回来开门,三被告人为了逃脱,由韦建卓使用携带的催泪喷射器喷射廖某的眼睛,致廖某不能反抗后趁机逃离现场。经鉴定,廖某双侧眼球所受的伤为轻微伤,从三被告人携带的催泪喷射器中检出辣椒素。
2015年6月30日晚,公安机关在靖西县宏伟宾馆207号客房抓获三被告人,从韦克扬、韦建卓身上各缴获人民币112元、400元(均为赃款和购买作案工具资金),在房间内缴获催泪喷射器、手套、口罩、美工刀、刀片、T型扳手、金属条等作案工具及用于联系作案的苹果4S手机、STONE手机各一部。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在第一起行为中,三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价值4598元,属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在第二起行为中,三被告人实施盗窃,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致人轻微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之规定,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的罪名成立。三被告人触犯不同的两个罪名,依法实行数罪并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对于入户盗窃,因被发现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入户抢劫。本案三被告人入户抢劫,应在法定的相应量刑档次,即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量刑。在共同犯罪中,三被告人作用相当,都起主要作用,皆为主犯,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同为主犯,被告人韦建卓具体实施了喷射催泪喷射器的行为,作用更大,在量刑上应有所区别。三被告人入户盗窃,致一人轻微伤,可酌情从重处罚,其当庭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本案所缴获的款项共512元,将300元发还被害人陆某,余款212元和所缴获的作案工具,予以没收。判决:
一、被告人韦建卓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十年零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二、被告人韦克扬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十年零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三、被告人韦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十年零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四、本案缴获的赃款人民币512元,将300元发还被害人陆某,余款212元,及缴获的催泪喷射器、手套、口罩、美工刀、刀片、T型扳手、金属条、苹果4S手机一部、STONE手机一部等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二审请求情况
韦克扬、韦虎上诉提出:其与韦建卓人使用开锁工具打开廖某家门入内盗窃,后廖某回来打开房门,其三人就冲到门外,韦建卓使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没有对廖某进行威胁或抢劫,不是入户抢劫。原判认定为入户抢劫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予以改判。
韦克扬的辩护人韦德立辩护提出:韦克扬、韦建卓三上诉人到廖某家里企图盗窃,未盗取财物,在廖某用钥匙打开房门的瞬间,韦建卓用携带的催泪喷射器喷射廖某的眼睛,致廖某眼球轻微伤,未造成轻伤以上后果,结合《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三上诉人的行为可不认定为使用暴力”,不应以抢劫罪论处。如果认定三上诉人的行为构成“转化型抢劫”,韦建卓使用携带的催泪喷射器喷射廖某的眼睛,是在被害人用钥匙打开房门的瞬间,此时被害人尚在自家大门外,廖某被催泪喷射器喷射的地点是在户外,应认定暴力发生在户外,不应认定为“转化型抢劫”。如认定三上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也不应认定为入户抢劫”
百色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是:原判认定三上诉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判认定的第二起犯罪,三上诉人的行为构成了“入户抢劫”,但三上诉人在该起犯罪中既没有盗取财物,又没有造成被害人轻伤的后果,应该是抢劫未遂,原判没有认定为抢劫未遂,属适用法律错误,建议二审法院予以改判。
二审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被告人韦建卓、韦克扬、韦虎犯盗窃罪、抢劫罪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法院依法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
 
针对上诉人韦建卓、韦克扬、韦虎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覃信发、韦德立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综合评判如下:
第一、关于三上诉人是否逃避抓捕的问题。
经查,据本案证据材料反映,上诉人韦建卓在侦查阶段曾向公安机关供述,其三人事先已经商量好,如果作案时被发现就用辣椒水喷射,后再一起逃跑。三上诉人也供认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后逃跑的事实。在二审庭审中,三上诉人及辩护人也不否认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是为了逃跑。
可见,虽然三上诉人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之前尚未被被害人发现,但三上诉人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就是想不让被害人发现继而不被抓捕,即为了逃避抓捕。辩护人提出三上诉人不存在逃避抓捕的意见不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第二、关于三上诉人入户盗窃,为抗拒抓捕,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的行为是发生在户外,还是户内?
经查,三上诉人进到被害人家里后,被害人回家开门,三上诉人是如何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的?据本案证据材料反映:
韦克扬向公安机关的供述是:“我们刚进到一楼,就听见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我们意识到有人回来了,想逃跑,在那人打开门的一瞬间,韦建卓就用辣椒水喷那个开门的人的眼睛,在那人后退后我们三人就争着往门外跑。”
韦虎向公安机关的供述是:“我们三人进入房子关门后。准备上二楼,这时,一个男的打开房门进来,我们就全部靠到门后面,后韦建卓用辣椒水喷雾剂喷那男的脸上,那男的没有任何自卫反抗能力,我们就离开那房子。”
韦建卓向公安机关的供述是:“我们刚入室不久,受害人回来,他刚开门进来,我就拿辣椒水喷到那人的脸上,我们就冲出门外逃跑了。
被害人廖某向公安机关的陈述是:“当我用钥匙打开家门时,突然有人用药水之类的东西喷我的眼睛,当时我感觉眼睛很辣且看不见,于是就用上衣挡住眼睛并往门外后退,退了两步我用衣服擦拭眼睛,借助路灯我看见有三个年轻人从我家里争着往门外跑。”
从三上诉人的供述和被害人的陈述可见,被害人是进到房门里面才被辣椒水喷射的,被害人被辣椒水喷射的地点是在户内,而非户外。也就是说三上诉人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的行为是发生在户内,而非户外。因此,辩护人提出廖某被催泪喷射器喷射的地点是在户外,三上诉人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的行为是发生在户外,并非户内,应认定暴力发生在户外,及不符合“当场使用暴力”的情形的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第三、关于辩护人提出三上诉人在逃脱中使用的暴力较小,未造成被害人轻伤以上后果,可以认定为没有“使用暴力”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三条规定:对于以摆脱的方式逃脱抓捕,暴力程度较小,未造成轻伤以上后果的,可不认定为“使用暴力”,不以抢劫罪论处。
法院审查认为,虽然三上诉人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造成被害人轻微伤,而不是轻伤的后果,但是三上诉人逃脱抓捕并非以摆脱的方式,而是以用辣椒水主动攻击被害人,致被害人暂时失去抓捕能力的方式来逃避抓捕。三上诉人的行为不符合该条规定,不能认定为没有“使用暴力”。因此,三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三上诉人的行为构成“入户抢劫”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理由和意见不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第四、关于三上诉人的行为是抢劫罪既遂,还是未遂的问题。
法院经审查认为,三上诉人入户盗窃,为抗拒被害人廖某的抓捕,使用辣椒水喷射被害人脸部,造成被害人眼球轻微伤,而非轻伤后果,且未劫取被害人的财物,其行为属于抢劫罪未遂。辩护人提出及百色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应当认定三上诉人的行为属于抢劫罪未遂的意见,法院予以采纳。
法院认为,上诉人韦建卓、韦克扬、韦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合伙秘密窃取被害人陆某价值共计4598元的财物,数额较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其行为构成了盗窃罪。同时三上诉人进入被害人廖某家中行窃,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并致被害人廖某轻微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之规定,三上诉人的行为又构成了抢劫罪,且属于入户抢劫,依法应实行数罪并罚。在共同盗窃、抢劫犯罪中,三上诉人所起的作用相当,均起主要作用,均为主犯,均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韦建卓具体实施喷射催泪剂的行为,相比同为主犯的韦克扬、韦虎的作用更大,在量刑上应有所区别。三上诉人入户盗窃,可酌情从重处罚。三上诉人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三上诉人未劫取被害人廖某的财物,又未造成廖某轻伤以上后果,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条的规定,其行为属于抢劫罪未遂,原判未予认定,属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对三上诉人量刑不当,法院予以纠正。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广西壮族自治区靖西市人民法院(2016)桂1081刑初19号刑事判决的第(四)项。
二、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靖西市人民法院(2016)桂1081刑初19号刑事判决的第(一)、(二)、(三)项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建卓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八年一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7月2日起至2023年1月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缴纳,逾期则强制缴纳。)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克扬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七年八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四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七年八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四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条链接
第二百六十三条
【抢劫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 入户抢劫的;
(二) 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 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 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 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 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 持枪抢劫的;
(八) 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第二百六十九条
【转化的抢劫罪】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846) 第一条 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项规定的“入户抢劫”,是指为实施抢劫行为而进入他人生活的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包括封闭的院落、牧民的帐篷、渔民作为家庭生活场所的渔船、为生活租用的房屋等进行抢劫的行为。 对于入户盗窃,因被发现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入户抢劫。
案例拓展

17、【改编自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甲为了非法占有乙的财物,深夜溜进乙家,将在卧室睡觉的乙反锁在屋内,甲“如愿”地取得了财物(价值4000元)。但事后证明,乙一直处于熟睡状态,对此一无所知。问:甲的行为该如何定性?为什么?
【参考答案】甲成立抢劫罪未遂和盗窃罪,应实行数罪并罚。成立抢劫罪既遂,要求暴力、胁迫行为与取得财物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否则,即使获得了财物,也只是本罪未遂。本案中,甲已经实施了抢劫罪的实行行为,但并未获得财物,其获得财物系由盗窃行为所致,应认定为抢劫罪(未遂)与盗窃罪,数罪并罚。
 
牛方兴律师团队介绍
华天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牛方兴律师是数百家企事业单位的首席法律顾问、常年法律顾问、专项法律顾问,提供了诸多经济合同、公司治理、股权分置及转让、知识产权、海商海事、并购重组、投融资、破产清算、企业海外上市、防控职务犯罪、企业法律风险控制等法律服务以及大量诉讼、仲裁等法律事务,在业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一、诚信执业二十余年,代理过近千起案件,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踏实的办案风格,擅长房产诉讼,公房产权纠纷,婚姻家庭,遗产继承,公司法务、大额债权债务、刑事辩护,特别是涉及到经济犯罪的辩护和代理等,尤其擅长代理重大复杂疑难案件,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二、融资领域:1、为拟上市企业引入风险资本,根据不同的客户、不同的项目寻找合适的趣味相投的投资人,目前已经成功为多家企业的高新项目引入风险资本。2、房地产开发融资业务。3、融资租赁。
数家媒体(包括东方早报、新闻晨报、新民晚报、东方电视台、东方电台,上海电视台等)先后数次报道承办的案件;其积累了大量的办案经验,有较深的法律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曾经也做过数起无罪辩护并取得成功。
 
苏惠渔,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兼任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顾问、上海市刑法学会会长等重要学术职务,同时还兼任上海市人大立法咨询员、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特邀研究员等。
严励,男,法学博士,现任上海政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绍谦,男,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刑事法研究所所长。
郑伟,男,1956年生。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曾被东方电视台《东方大律师》栏目评为十佳律师之一。
沈亮,男,法律领域:刑法,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
刘希贵,男,专业领域:刑法,复旦大学教授
孙万怀,男,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牛方兴律师联系方式:
手  机:  139-1865-6196
电  话:  021-56635519     
网  址:  http://www.sh148.com.cn
微  信:  a13918656196
公众号:   niufxls@163.com
邮  箱:  ox_lawyer@126.com
地  址:  上海市静安区中兴路1500号(火车站北广场)新理想大厦9层  
 
 

东方大律师